1941年2月2日,在今屬於河南省平頂山市新華區褚莊村附近的黃山寨上,發生了一起被村民刻骨銘記的日軍轟炸事件,造成600多人死亡,村莊嚴重被毀,村民稱之為“黃山慘案”,是無法被抹去的日軍侵華罪行之一。
  就在幾天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德國發表演講中提及南京大屠殺後,竟然遭到日本方面的抗議,日本否認歷史罪行、歪曲歷史的醜惡嘴臉再次真實呈現在世人面前。
  昨日,東方今報平漯新聞周刊記者趕赴黃山寨,聽幸存者講述那段至今不敢忘卻的慘劇。
  □東方今報記者 任芳通訊員 唐曉源/文
  實習生 程鵬/圖
  廢棄古寨上立起紀念碑
  又是一年清明將近。
  位於平頂山市西北的新華區焦店鎮褚莊村附近的黃山公墓,和遠處的樂福山遙遙相對,公墓里的兩棵皂角樹已有200多年的歷史,離皂角樹不遠是一處水泥儲水池,池底的餘水和一些雜物混合著堆放,供公墓工作人員取水之用。
  公墓因腳下的黃山得名,山勢低平,景色平平,自然比不上另一座知名“黃山”的名氣,它只會在臨近清明時憑藉掃墓的市民多些人氣。在公墓里的一片空地上,立有一塊長方形的紀念碑——黃山寨殉難同胞紀念碑,自2006年9月立起這塊紀念碑以來,紀念碑後幾百字的碑文引起越來越多人的興趣。
  “如果那兩棵皂角樹能說話該多好,可以清楚地告訴我們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4月1日,黃山公墓一位工作人員對東方今報平漯新聞周刊記者如是說。皂角樹沒法講出的事實,需要留給親歷者講述,有關於紀念碑的事件需要回到1941年的褚莊歷史中尋找——那時的黃山公墓還是一片村寨,皂角樹下坐滿逃難的村民,那口水池就是被日軍炸彈炸出的深坑。
  1941年的中國發生了什麼?進入這一年時,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已進入第四個年頭,日軍起初想速戰速決征服中國的念頭早已破裂。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日本開始對共產黨的敵後抗日根據地瘋狂掃蕩。那一年元旦剛過,國民黨7個師在安徽茂林地區圍攻新四軍軍部,這就是後來的“皖南事變”。隨後,周恩來在重慶《新華日報》上發表“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題詞;這一年的12月7日,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震驚世界,美國嚮日本宣戰。
  1941年的2月2日發生了什麼?在《中國抗日戰爭史》的抗戰大事記中,有關這一天的記載只有一句:“毛澤東、朱德、王稼祥發出《關於今後華中戰略任務的指示》。”但是當讓褚莊村村民回憶起1941年2月2日時,卻遠不止這些。對他們而言,那是個他們在此之前和之後都沒有經歷過的黑暗日子,是如今黃山公墓的紀念碑下無法找到骨灰的600多人集體的忌日,是村民心中的“大屠殺日。”
  1941年2月2日,平頂山褚莊村,黃山慘案發生。
  73年前一個村子的刻骨記憶
  如今的黃山寨已不是原來的構造,只剩下四周零落荒涼的寨牆。據褚莊村村民回憶,黃山寨是在黃山上砌成的一座石頭寨,三面臨崖,易守難攻。黃山寨當初東西長300多米,南北長600多米,高約兩三丈,大青石寨門,白石寨牆,有兩個大寨門、三個小寨門和四個炮樓。寨子在當時被作為褚莊、武莊及周邊村子的防禦工事,遇有土匪等突發情況,人們就往寨子里躲。
  1941年2月2日,正月初七,星期日。由於還處於過年氛圍中,也是當時西高皇老村(褚莊南面鄰村)一年一度的火神廟會唱大戲的日子。平頂山市新華區文史資料根據《平頂山市軍事志》的記載,還原了當時事發的情況:“那段時間不斷有日軍飛機從村子上空掠過,當天上午大戲沒有如期開唱,直到下午三四點,人們覺得不會有啥事兒了才開始敲起了鑼鼓,戲臺子下聚滿了老百姓。剛開始唱戲,就從東南方向來了好多飛機,飛機飛得很低可看清日本(國旗)標記。這些飛機在黃山上空不停地盤旋,當發現人群後,先是用機關槍掃射,而後是狂轟濫炸,大小炸彈、燃燒彈傾盆而下,剎那間,褚莊、武莊變成一片火海。”
  通過查詢平頂山新華區的一份《文史雜誌》,上面記述褚莊村村民以及國民黨軍隊人員對此次事件前因後果的回憶:當時在離褚莊村不遠的河山附近,駐扎著原國民黨三十一集團軍總司令湯恩伯(1940年後其兼任魯蘇豫皖邊區司令部的行政長官)的部隊。日軍為了追殲這支隊伍,事先派出了漢姦對此處進行了秘密偵察。等摸清情況後,日軍某戰區指揮部決定先用飛機追殲,然後地面部隊配合圍剿,而在該部任翻譯的漢姦頭子衛明倫恰巧是河山附近的衛寨村人(另說為薑村人),也許是出於對家鄉的袒護,他在翻譯之時便將河山翻譯為黃山。
  當時隨著日軍的步步逼近,加之潰敗下來的國民黨軍時常擾民,年關前後許多人家套上騾馬車輛以走親訪友為名來到當時比較偏僻的褚莊、武莊兩村投親寄宿。待日軍飛機做超低空偵察轟炸時,兩村之中已是人山人海、騾馬成群。
  據不完全統計,轟炸共造成褚莊、武莊兩個村村民330餘人、難民300多人死亡,傷者無數,千餘間房屋被毀,兩村10餘戶人家滅絕。在解放戰爭後,衛明倫這個製造出黃山慘案的漢姦被處以應有的懲罰。
  歷史不該被忘記
  “事情雖然過去70多年了,但老人們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想到當時的慘狀仍心有餘悸,日寇對我們中華民族、對我們褚莊犯下的滔天罪行太沉重了。”73歲的褚莊村民張秀中事發時才四個月,他的家人外出看望親戚逃過了當日的轟炸,但關於當年的轟炸他經常聽村裡的老人提起,也一直致力於對轟炸幸存老人口述那段歷史進行記錄。
  張天傑,現任褚莊村黨支部書記,他的父親也是當年轟炸事件的親歷者。“73年前的那次事件,隨著幸存老人年齡越來越大,能夠清晰記憶起的老人不多了。但黃山慘案是段不該被忘記的歷史,我們有責任將老人嘴裡的歷史變成永恆的記憶,所以村裡也一直在搜集相關資料,準備複原黃山寨,只是還需要一定時間。”張天傑說。
  2006年9月,在新華區委區政府、旅游局等單位的支持下,“黃山寨殉難同胞紀念碑”在黃山寨遺址上立起,並被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供後人瞻仰。今年4月3日,修葺一新的“黃山寨殉難同胞紀念碑”將首次迎接團體的拜祭,黃山慘案幸存老人、新華區政府機關人員、新華區中小學學生等將來到紀念碑前,聆聽黃山慘案的過程,與親歷者一起接近歷史。
  歷史不該被忘記,日本必須為當初的侵略罪行深刻反思,這種反思包括南京大屠殺,同樣也該包括很多人不瞭解的黃山慘案。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黃山慘案1941——一個河南村莊的日軍暴行記憶)
創作者介紹

vx89vxiyj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